<i id="nqpug"><bdo id="nqpug"></bdo></i>
  • <blockquote id="nqpug"><wbr id="nqpug"></wb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nqpug"></blockquote>

  • 杜娟:走過東三環,仿佛走過曾經的十年

    作者:杜娟
    發布時間:2016-08-30 15:54:11
    來源: 中國日報網

    從Rosewood里的餐廳出來,朋友說他住在嘉里大酒店,走回去就可以。我說那好,國貿這段東三環常常開車經過,卻也是多年沒有走過了。

    經過星星點點的渣打銀行大樓,高聳的FFC和新建的兩座更高的樓,很快就到了嘉里。

    一路上行人比我想象的要多,初秋北京的夜,留著一絲夏的溫熱,微風徐來,少有的舒適和愜意。白天里熙攘喧鬧的國貿在這樣一個周末的夜色里也少有的安靜。

    于是,送完友人,我決定接著再往前走走。沒想到,平時開車也就是兩座立交橋之間的距離讓我回憶起自己在北京的整個青春。

    我經過了三個公交車站,看到了零零散散等車的人;遇到一個抱小孩的男人,看樣子像是住在附近的居民;見到很多穿著樸素的打工者,大都拎著一個袋子匆匆走過;經過兩個街邊的社區公園,有跳廣場交際舞的大爺大媽;還有幾個外國人在街邊喝著啤酒。

    已經有很多年,不曾在北京這樣一個人特地走路,仿佛超過一站地鐵的距離就應該駕車前往。這座城市大得瘋狂,稍微一出門辦事就是一小時以上的車程,走路從來都不是出行的優先選項。

    每天,我開車從東三環上經過。今夜,換了個角度,走在下邊看著碩大無比的國貿橋,仿佛有種置身異鄉的陌生感。然而,我并不覺得這個鋼筋水泥的龐然大物和人行道上的生氣格格不入。相反,和右手邊建外SOHO底商里好多接地氣的小店燈箱牌混搭在一起,有種大城市別樣的和諧。

    我去過很多城市,尤其在國外的時候,常常一個人暴走在那些城市的街頭,一來是因為國外的城市大多很小,二來隨走隨停是漫無目的旅行的最好方式。

    走在國貿橋下,仿佛第一次去法蘭克福走在中央火車站往南的那條主路旁的人行道上。

    驚人的相似感。

    2012年,航班到達已是傍晚,我一個人拖著行李從機場搭地鐵到了火車站,再步行到預訂的酒店。那是一次無所畏懼的旅行,前一天的晚上還在辦公室加班,下班之前訂了一家靠近火車站的宜必思,第二天夜里,我已身在德國,一個人在酒店旁邊一座廢棄的橋墩下面閑逛,看幾個年輕的男孩放著音樂練習滑板。

    而此刻我身處的國貿橋,和那年我覺得充滿了工業感的法蘭克福一樣漂亮,甚至更加現代和絢麗;蛟S,太久沒有用雙腳去感受這個城市,忽略了近在身邊的美。一心向著遠方縹緲虛幻的美感,腳踏實地的時候才知道身處的周遭已經足夠好。

    經過那幾個公交車站,看著一邊等車一邊刷著手機的人,一下想起大學時我坐的最多的西直門站和大柳樹南站。那時候,兩塊錢的地鐵當然沒有幾角錢的學生公交票劃算,于是,不管去哪兒,公交車都是首選。

    從大二開始,因為CCTV杯英文演講比賽獲獎,我得到機會在新東方任教,平時的晚上和周末都坐著公交車穿梭在北京的一條條街道去不同的教學區講課,F在還能留下印象的有公主墳、海淀黃莊、大鐘寺和保福寺,其實還有很多地方的校區,現在都記不太清名字了。

    那時候我覺得從西直門到公主墳就已經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了,每次要坐著運通103晃晃悠悠一個小時才能到,講課三個小時,再晃悠回學校,已經晚上10點。

    在其他同學忙著社團活動、戀愛、考研和逛動物園的時候,我大學里的所有課外時間基本都在講課,也是那三年的日子讓我漸漸熟悉了這座北京城。那時候,我還遠遠沒有愛上這座城市。我只是很喜歡我的北京學生,他們大多禮貌,懂事,可愛并且有很有教養的父母。

    回憶著在別人眼里十分辛苦,而在我心里卻金光閃閃的大學歲月,已經走到了建外SOHO,北京的高校大多在西邊,我第一次真正來到建外SOHO已經是2009年從美國研究生留學回來,面試了一家法國公司,辦公室在建外SOHO,當年我出了地鐵站的時候,覺得這個辦公地點好高大上,就是離我熟悉的西直門太遠了。

    那家公司給了我offer,月薪7500。我媽說企業不如事業單位靠譜,讓我拒了那家公司。我親自給公司的人力總經理打了電話,道歉了好久。

    后來的年月里,我無數次經過建外SOHO,每次身邊的朋友罵那幾座樓建得太丑,時間久了,我也覺得很丑。

    可是今晚,真正走過它的身邊,還有它前面的銀泰中心,我覺得一點也不丑啊。

    工作之后,國貿成了常常要來的地方,再也不是曾經覺得非常遙遠的目的地。

    這里漸漸成為這座城市的金融中心,我也漸漸熟悉這里的寫字樓、商場和他們的地下停車場。留存著記憶的西直門,卻是多年沒有回去過了。

    那天我下載了一個APP,輸入你覺得重要的日子,它馬上計算出今天距離那個日子的天數。我輸入我真正來到北京的那一天,距離今天已經4379天,聽起來仿佛并不是很久。此刻走在東三環的路邊,才感到這四千多天已帶給我太多的改變,讓我真正愛上了北京。

    我有幸在回國之后順利地考進了心儀的工作單位,提供了良好的住宿條件,并不曾有過北漂的日子,沒有電視里講的擠在十幾平米的地下室里泡方便面的生活經驗。

    這座城市對我算是溫柔相待。

    剛回國時,我愛拿美國的一切和這里比較,也曾做出對它非常負面的結論。

    然而,我從來不去抨擊賦予我珍貴的價值觀的城市。在無法選擇的時候,永遠不去抱怨沒有選擇。我去過美國幾個主要的大城市,從公平和自由度上來講,北京是最像紐約的城市。

    這里有財富、政治、藝術、學術。相對于中國的其他更多的城市而言,北京努力提供著相對來說更大程度的公平和平等。

    在我工作之后幾年的日子里,這座充滿機會的城市讓我結識了太多有意思的人,聽到很多有趣的故事。因著這座城,我和世界的連接更加緊密。

    我也從這里飛到了美洲、歐洲、大洋洲,我看到了更多有意思的人,聽到更多不同尋常的故事。當我飛到西澳大片大片的紅土地上時,十年前每天擠著公交車去講課的公主墳再也不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那時候,我很感謝北京。

    每次從別的城市飛回北京首都機場,開著車在自己城市的街道上時,都會覺得“還是北京好”。

    今天和我一起吃晚飯的這位朋友,是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一位高管,澳大利亞人,出生在新西蘭,生長在澳大利亞,后來在倫敦工作十二年,又在溫哥華工作若干年之后外派到北京工作了四年,2014年回到了溫哥華。

    他說,他很慶幸曾經在北京生活、工作,見證了這座城市的變化。我說,我也是。

    席間,我說忘記了第一次在哪里見到的。他說是在天津舉辦的一個國際行業大會上,并不是在他東方廣場W2的辦公樓里。我問什么時候,他非?隙ǖ卣f是2010年,因為那一年他剛剛被派往中國。我不敢相信我們已是六年的朋友。

    那一年,我剛剛開始我的職業生涯。

    今夜,無意中走過東三環,仿佛放電影般看到過去的十二年。眼前浮現出十二年前,那個對未知的將來雖然懵懂卻充滿勇氣和力量的女孩。

    這個輪回,我,對北京,充滿了感恩。

    關于作者:杜娟,中國日報北京記者站站長

    >更多相關文章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地方新聞 | 國內新聞 | 國際新聞 | 社會與法 | 社會萬象 | 奇聞軼事 | 娛樂熱點 | 明星八卦 | 綜藝大觀 | 影視快訊 | 樓市資訊 | 地產要聞 | 地方特色 | 飲食健康 | 廚房百科
    車界動態 | 新車上市 | 購車指南 | 體壇要聞 | 籃球風云 | 國際足球 | 中國足球 | 投資理財 | 證券基金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貴州中地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中地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網站新聞爆料:924028811@qq.com  網站廣告投放(+86)0857-8332908  QQ:924028811   技術支持:易淘天下
    備案標識貴公網安備52050202001312號     黔ICP備12003314號-3 


    中地網版權所有,未經許可,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 © 2015-2020
    www.jscafenett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无码二区三区粗大视频_无码中文字幕乱在线观看_亚洲日本va中文字幕区_亚洲日产中文字幕无码_大茄子自慰过程冒白浆AV_日本第一福利片在线观看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