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nqpug"><bdo id="nqpug"></bdo></i>
  • <blockquote id="nqpug"><wbr id="nqpug"></wb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nqpug"></blockquote>

  • 賀綠汀后人等清明時節回憶先輩生前往事

    作者:王彥
    發布時間:2016-03-31 20:08:59
    來源: 文匯報

     
    國家一級演員范林元(左)與馮小英以評彈形式演繹唐代杜牧的《清明》。 /凡軍 攝
     
     
     
     
     
     
     
     

     

      “冬至祭天、夏至祭地、春分朝日、秋分夕月、仲秋報社。古人對天地、自然都充滿敬意,唯獨清明,是古人對于‘人,的尊重。”上海社科院哲學所研究員陳忠道出這一節氣的與眾不同,“正因為此,中華兒女過清明時,傳承家風、家訓是與祭掃同樣重要的命題。”

      昨天下午,由市文明辦和SMG廣播中心主辦的“我們的節日———海上暢談·話清明”在青浦區朱家角水樂堂舉行。著名音樂教育家賀綠汀的女兒賀元元、上海鐘表大王孫梅堂的外孫女毛佩令、“中國二十二大電影明星”之一上官云珠的兒子韋然、書畫家王退齋的女兒王輝等人先后分享先人點滴。對子女后輩而言,先人一言一行、一歌一詩,都可成流傳后世的家風訓誡。

      “告訴父親,《游擊隊歌》唱到了天安門廣場”

      賀元元著一身紅衣上臺。在她看來,追思父親賀綠汀本就是樁紅色的、充滿暖意的事情。

      在賀家,紅色意味玫瑰。“父母生前跟我們說,在世時待我們好些,過世以后,只要每年放一束花即可。”賀元元說,這束花里必有一朵鮮紅的玫瑰。等父親賀綠汀過世后,一朵玫瑰成兩朵,賀元元說那是父母間的相濡以沫感化著女兒。“我父親從不主張給自己過生日,可母親90歲生日那天,他讓我買了9朵玫瑰,他自己則一大早從醫院趕回家。”那天,當著音樂學院老同事的面,老院長賀綠汀一身灰色中山裝,在沙發上挨著夫人坐下,沒說什么賀詞,只情不自禁地擁抱了一下。自此后,玫瑰是兩位老人的長長久久的見證。

      在賀元元看來,紅色也是父親一生歷經坎坷卻樂觀積極不改初心的屬性。一回,賀元元在外用餐,鄰桌有人認出這是賀綠汀的小女兒,便合唱起《游擊隊歌》。“我們都是神槍手……”唱著唱著,一桌變兩桌、三桌,領唱的對賀元元說:“在那艱苦的年代,像這樣曲調輕快活潑的抗戰歌曲真的不多,感謝賀先生!”賀元元回憶,《游擊隊歌》誕生于山西臨汾市一間煤倉里。2011年,她與大姐賀逸秋隨央視紀錄片攝制組前往臨汾尋找這間煤倉,但它早已在歲月洪流中消隱。不過那次臨汾之行,他們卻有意外驚喜。“《游擊隊歌》原來有兩段歌詞。我們在臨汾發現了父親的手稿。”從中可見這段歌詞的全貌———“哪怕日本強盜兇/我們的兄弟打起仗來真英勇/哪怕敵人的槍炮狠/找不到我們的人和影/讓敵人橫沖撞/我們的陣地建在敵人側后方/敵人戰線越延長/我們的隊伍越擴張/不分窮/不分富/四萬萬同胞齊武裝/不論黨/不論派/大家都來抵抗!我們越打越堅強/日本的強盜自己走向滅亡/看那最后的勝利日/世界的和平現曙光!”歌曲誕生的1937年,正是淞滬戰場節節敗退、太原落入敵手的時候,讀懂這段歷史,便能知曉賀綠汀的創作在那哀鴻遍野的年份鼓舞了多少中國人。

      去年9月3日大閱兵時,抗戰歌曲聯唱里就有《游擊隊歌》。賀元元說:“今年清明時,我會告訴父親,《游擊隊歌》唱到了天安門廣場。”

      常詠父親“水仙詩”,清白立于滾滾塵世

      對詩畫家王退齋來說,他留給子女的家訓,則是水仙那般的純潔。

      王輝的回憶從她40年前與父親同進菜市場開始。“一小販坐在一堆大蒜頭后面,父親一見,馬上就發現,其中有一棵是水仙花梗。”王輝記得,父親向攤主說明,那是棵水仙,卻被對方送記白眼,“要養你自己去養”。古稀老人聞言,小心翼翼地拾起水仙梗,像寶貝般帶回家好生伺養。“我們都覺得那水仙是殘破的,父親卻悉心養出了晶瑩剔透的花。”后來,王退齋告訴子女:“無論一個人的命運被拋到哪里,無論身處怎樣的環境,都要潔身自好,保持人品。”王退齋還特意作了一首《殘水仙》:殘妝猶是水中仙,底事沽身到市廛? 直與青蔥同論價,難和綠萼共爭妍。清泉白石誰將護?玉骨冰姿只白憐。忍使名花任憔悴,解囊我為贖嬋娟。

      上世紀80年代,梅蘭芳紀念館請王退齋畫梅蘭芳肖像。“那時家中的房子很陳舊,誰走路動靜大些,地板就跟著振動,父親為了靜心作畫,只能每晚半夜起來。”讓王輝和家人吃驚的是,幾個通宵熬下來,父親的作品卻讓人大跌眼鏡,“怎么一張宣紙上,梅先生的畫像只占不到四分之一,周邊全是空白。”直到父親告訴她,紀念梅先生,這畫不該是他一個人的。他請來書畫界朋友,這位在畫像周邊寫上贊賞梅蘭芳的詩詞,那位補畫一些表現梅蘭芳精神的竹與梅。有人以為王退齋會把這幅集齊名家手筆的畫拿去拍賣,豈料他不取分文捐了出去。“這像極了他的一生。”王輝說,“清白立于滾滾塵世,這也是他留給我們的精神財富。”(文匯報首席記者 王彥)

    >更多相關文章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地方新聞 | 國內新聞 | 國際新聞 | 社會與法 | 社會萬象 | 奇聞軼事 | 娛樂熱點 | 明星八卦 | 綜藝大觀 | 影視快訊 | 樓市資訊 | 地產要聞 | 地方特色 | 飲食健康 | 廚房百科
    車界動態 | 新車上市 | 購車指南 | 體壇要聞 | 籃球風云 | 國際足球 | 中國足球 | 投資理財 | 證券基金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地網,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中地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網站新聞爆料:924028811@qq.com  網站廣告投放(+86)0851-83809958  手機:15086320111   QQ:924028811   技術支持:貴州中地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備案標識貴公網安備52050202001312號     黔ICP備12003314號-3 


    中地網版權所有,未經許可,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 © 2015-2022
    www.jscafenett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无码二区三区粗大视频_无码中文字幕乱在线观看_亚洲日本va中文字幕区_亚洲日产中文字幕无码_大茄子自慰过程冒白浆AV_日本第一福利片在线观看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