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nqpug"><bdo id="nqpug"></bdo></i>
  • <blockquote id="nqpug"><wbr id="nqpug"></wb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nqpug"></blockquote>

  • 陳雙:民族秘史的文化意蘊

    作者:陳雙
    發布時間:2016-08-10 09:23:50
    來源: 陜西文化網

    陳忠實的長篇小說名作《白鹿原》是一部在當代思想觀照下的傳統文化的縮影,它具有多重內蘊和多種魅力。本文從文化研究的角度,認為《白鹿原》是一部民族秘史,并將其重新放置于當時的社會語境及相應的文學世界進行審視,進而指出這部小說有其豐厚的文化歷史意蘊和獨特的文化審美意味。

    《白鹿原》作為陳忠實的長篇力作,在20世紀90年代中國文壇上占據著十分重要的地位,作品為我們構筑了一個整體的、自足的世界。在這個世界里,有人物命運的千回百轉,有鄉村燃起的裊裊炊煙,也有民族靈魂的真實再現。作為一部新寫實小說,它遵從了現實主義的范式,小說以白鹿原上的白、鹿兩家三代人的人生歷程為主線,編織故事情節,為我們展示了一座近現代歷史嬗變的舞臺。作品中無論是對中華文化精神的正面觀照,還是對民族文化命運的深層探究,均具有多重內蘊和多種魅力。作者十分贊同巴爾扎克“小說被認為是一個民族的秘史”的觀點,在《白鹿原》中,陳忠實對中華民族文化融入了歷史性的思考,無論是儒家文化、道家文化、性文化還是古老的農耕文化,都是被作者放在了特定的文學世界中來逐一審視,從而讓讀者在小農經濟的自足與寧靜中感受民族秘史的深層文化意蘊。

    一、象征意象的文化內蘊

    象征是文學作品的一種十分重要的表現方式,它往往能賦予抽象的事物以具體的形式,這在詩歌作品中是很常見的。然而在小說《白鹿原》中,作者不但運用了象征的表現方式,而且用得恰到好處,出神入化,他將文化這一難以言說的“意”賦諸看得見,摸得著的“象”,從而使小說的文化意蘊變得形象、具體、可觀可感。在白鹿原人的心目中,“白鹿”象征著美好和幸福;“白狼”則象征著邪惡與災難;“鏊子”與沒完沒了的折騰緊密相關;“銀元”又拷問著二元對立的政治環境。這些象征意象其實也是作者的代言者,正如布斯所說的:“現代小說中用來代替議論的許多象征,其實和最直接的議論一樣,是充分介入的。”[1]象征意象或貫穿始終或偶然閃現,總有其獨特的象征意義和文化內蘊。

    “白鹿”是小說中出現次數最為頻繁的象征意象,它總是與理想、愿望、美好等內涵緊密相關的。陳忠實筆下的白鹿意象不僅寄托著白鹿原民眾對美好理想的向往和追求,而且將其演繹成了一種世代傳統的精神,即“白鹿精魂”。其實它不僅僅是一種可歌可泣的精神,更是一種文化心,從民族心理的角度看,白鹿傳說就是關中人特別是白鹿原人對幸福生活和美好前途的向往與追求。在關中廣泛流傳著一個故事:“很古很古的時候,在這個原上出現過一只白色的鹿,白毛白腿白蹄子……所過之處,萬木繁榮,禾苗茁壯,王谷豐登,六畜興旺……”[2]白鹿在人們的腦海中早已幻化成了美好的象征了。

    而在作品中,白鹿又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小說為白鹿傳說作了充分地鋪墊之后,“白鹿”便與作品中的各色人物結下了不可剝離的關系,“白鹿精魂”以人物為載體,處處閃爍著耀眼的文化光輝。白嘉軒在死了六房女人之后,變得迷信起來,神靈恰逢其時地給了他一個吉兆,一切似乎是在冥冥之中安排好的,白嘉軒按照神靈的旨意辦事,為確保萬無一失,他謀劃了換地遷墳的方案,以圖家族的人丁興旺。盡管后來“白鹿”在夢境中告訴了白嘉軒女兒慘死,但他寧可相信那只是夢境而已,在現實生活中,當他看到做了縣長的兒子白孝文坐在臺上時,白嘉軒竟“忽然想起在那個大雪的早晨發現漫坡地精靈的情景。”[3]其實,“白鹿”在這個本分、堅毅、恪守封建秩序的族長心目中,只不過是一種精神動力,是一種為實現“耕讀傳家”、“學為好人”的精神力量罷了,白嘉軒堅定地相信“白鹿”一定會給自己的家族注入生機與活力的。因此,“白鹿精魂”在白嘉軒的身上具體表現為對家興族旺、衣食豐足而不懈追求的文化心理。與此不同的是,“白鹿”被關中大儒朱先生演繹成為“終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理想。為了實現這一理想,他曾發動白鹿書院的七老與自己同赴抗日前線。當他恬靜歸去之日,朱白氏的眼前“忽然看見院里騰起的一只白鹿”,朱先生為自己的理想竭盡全力了,他以其一生的正直、聰慧踐行著自己心目中的“白鹿精魂”。

    在以白靈、鹿兆鵬為代表的青年身上,白鹿更是一種特有的理想信念和精神力量,白靈入黨宣誓之后說“我想共產主義都是那只白鹿。”[4]鹿兆鵬也認為共產主義“那是一只令人神往的白鹿。”[5]顯然,在新一代知識青年的靈魂深處,仍然有一種“白鹿精魂”,它是對未來社會理想的美好憧憬,是年輕生命個體思想深處的文化內蘊,它表現為對革命事業的無限熱情。白靈曾經立志要加入共產黨,并跟隨共產黨“發動被壓迫者推翻壓迫者,建立一個沒有剝削沒有壓迫的自由平等的世界。”[6]為此,白靈不斷在革命實踐中鍛煉自己,使自己從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成長為意志堅定工作出色的革命者,直到最后慘遭迫害,被活埋,白靈始終忠心于她所崇拜的事業。在她遇害的那天晚上,白嘉軒、白趙氏、朱白氏等親人不約而同地夢見原上飄過來一只白鹿。在抗日英雄鹿兆海身上也顯露著“白鹿精魂”,他以不畏強敵的氣概連殺四十三個倭寇。白鹿原的兒女們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詮釋著白鹿文化及其精神。

    從白趙氏口中關于白鹿的傳說,到白嘉軒發現那形狀酷似白鹿的小薊,再到青年革命者心中遙想的白鹿,其實這均象征著在天災人禍社會動蕩之際,白鹿原的人們對美好理想的不懈追求。白姓家族一家三代人對理想追求各有不同,白趙氏向往白鹿所帶來的風調雨順,白嘉軒希望白鹿給予自己人丁興旺,而在白靈心中白鹿則是對自由民主、民族強大的期待。這些都是在傳統農耕文化與現代革命思想的強烈激蕩下,生活在特定社會歷史中的人們生命個體的不懈探索和苦苦追尋。

    另外,白狼作為小說中與白鹿相對而存在的一個意象,它在白鹿原人的文化心理的觀照下,是邪惡、野蠻和不可預知的事物的代言者。殺人放火,天災人禍均與“白狼”相關,“白狼出世”就是橫禍的開始,人們對自然界中生物意義上的狼的畏懼,在文化層面上上升為對不可預知無法解釋的事物的思考。白狼首度出沒就咬傷牲畜,使白鹿原的防御工事變得不堪一擊,后來“白狼”又以不同的名義相繼出現過,但每一次的出現均不盡相同。有的是真狼,有的是狼的代言者,白鹿原在這個動蕩的社會里變成了“白狼”出沒的熱土。在兵荒馬亂之際,人們心中的白鹿黯然失色,無論它曾經如何神圣和美好,在“白狼”面前也變得蒼白無力,人們只好暫且在內心將白鹿稍作隱退,同時將抗擊白狼的工作提上議事日程。白鹿村的民眾在白嘉軒的一聲令下,擔土打夯,筑起新的堅固防線。人們對待“白狼”的畏懼態度顯現出了千百年來中國以傳統農業為主導的自然經濟條件下生產力的落后,但另一方面卻表露出了人們在艱難環境中渴求生存的本能和頑強的斗爭意志。

    如果說“白鹿”與“白狼”分別作為了白鹿原民眾對美好事物與邪惡事物的文化心理投射,那么“鏊子”與“銀元”則更耐人尋味,因為它們不同于前者,它們所隱含的不是人與自然的關系,而是由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直接引發的。在那個兵荒馬亂的年月,整個白鹿原矛盾錯縱復雜,派系斗爭愈演愈烈,古樸寧靜而又淳厚清冷的白鹿原變成了炙手可熱的“鏊子”,每個人都可能斗爭別人,每個人又可能成為斗爭的對象,于是就用“鏊子”來象征性地概括了這種社會現象。各種形式的紛爭折騰著我們民族的靈魂,這應該是一個民族文化失衡狀態下的必然結果,也許傳統與現代之間拉鋸式的較量是歷史文化演進的一種常態,但它終究是讓我們感到民族文化精神養料在反復折騰中的缺斤少兩。社會現實的真實呈現和人們內心認識的淺薄幼稚,在白靈與鹿兆海兩個年輕人身上具體演繹了一場關于“銀元”事件的多幕劇。他們用一枚銀元的兩面分別代表兩個政治組織,來決定自己加入那一個黨派。這場發生在年輕人身上的鬧劇,從一個側面折射出當時人們內心對革命認識的膚淺,以及政治理論修養的不足和革命理想的模糊。這枚小小的銀元,深深地拷問著當時中國二元對立的政治格局和政治參與者真實的文化心理狀態。

    可見,作者正是借用了象征這一種非情節因素,給小說賦予了生的氣息,如果說“詩言志”的話,那么小說《白鹿原》也是通過一組組象征意象來言說民族文化之“志”的。從每一意象的選取,到賦予它特定的意蘊,作者都費盡心思。僅“白鹿”意象就演繹出了白鹿原上白嘉軒一家三代人的心路歷程及其文化心理。正如評論家白燁所說的:“一部作品內蘊厚重、深邃而又如此好讀和耐讀,這在當代長篇小說中并不多見。”[7]可以說,象征意象的文化意蘊在《白鹿原》中是飽滿而成功的。

    二、儒家文化的灼灼光色

    小說《白鹿原》雖然不是一部“史記”,但它反映的卻是中國二十世紀的民族發展史,當時的社會動蕩不安,天災人禍接踵而至,人們不僅物質層面上飽受煎熬,而且精神層面上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驗。大凡在社會變革的時期各種思潮也異;钴S,相互激蕩,人們的文化心理更是表現出相當大的差異,而那時中國社會剛剛邁出封建社會,新的社會秩序尚未確立,意識形態上仍然擺脫不了封建正統文化的束縛,尤其是儒家文化的影響根深蒂固。儒家文化的仁、義、禮、智、信均成為白嘉軒、朱先生等人的為人處事之根本,他們的人生信條具體化為“耕讀傳家”、“學為好人”。儒家文化的正反兩面始終在作品中閃爍著灼灼光色,這在小說中的人物個體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表現。

    族長白嘉軒遵從的是中華民族傳統的精神文化,他為“仁義白鹿村”而不懈努力。“仁義”作為儒家思想論世之要旨,這不只是一條個人文化修養的準繩,更是中國幾千年來傳統文化的基本要素之一。在作品中,“他始終獨立不倚的人格,在一個流動的過程中,使他從最初的卑微中走向一種崇高而成為白鹿村的精神象征和道義化身,體現著儒家人格的文化集成,同時又是時代風貌的人文化。”[8]白嘉軒總是以挺直的腰板、達觀的態度展現在人們面前,而對于兒女的眾叛親離,政治風云的無端變幻以及天災人禍的不期而至,他是越來越鎮定自若、堅強無比。

    儒家文化往往是以家族為載體的,它首先立足于家族,把家族的孝悌準則向外擴延,從而達到對國家,對民族,對他人的愛戀與包容,白嘉軒就是這樣一步步走上克己求和之路的。他經得住外面世界的巨大誘惑,他與鹿三、冷先生等人都是義交,他堅信“義交才能世交”,他嚴格執行《鄉約》,從而使得“偷雞摸狗摘桃掐瓜的事頓然絕跡,摸牌九搓麻將抹花花擲骰子等財博營生全踢了攤子,打架斗毆罵巷的爭斗事件再不發生,白鹿村人一個個都變得和顏可掬文質彬彬,連說話的聲音都柔和纖細了。”[9]這不但說明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巨大感召力,而且說明了以儒家文化為核心的家族式管理所具有的生命力,它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這無疑有益于社會歷史的前進和發展。

    當白嘉軒的“施政綱領”如日中天之時,卻迎來一場場大的挑戰。眾所周知,儒家要求人們“存天理,滅人欲”,要自覺地以“三綱五常”為核心。毫無疑問,這具有不少反映人類精神需求的因素,但它的不平等性和虛偽性的特征必然會導致人格和倫理異化的結果,從而走向反現代文明一面。在各種思想傾向的沖擊下,白鹿原上走出了一個個逆子,他們有的革命,有的從軍,有的進山當了土匪,這使得傳統文化與現代文化的沖突空前緊張。為共產主義理想而奮斗的白靈在父親白嘉軒心目中已經死了,為婚姻自由而出逃的鹿兆鵬在鹿子霖的眼中看來是難以向冷先生交待的,為生計而走上土匪之路的黑娃不被鹿三認作是自己的兒子。家族內部的矛盾斗爭隨著社會環境的變遷而變得硝煙四起。在以白嘉軒的《鄉約》為核心的思想導向下,白鹿原建立了一系列懲罰性的措施,以確保白鹿村的“仁義”。白孝文作為白嘉軒的長子,理所當然地成為了白鹿原的族長,但就在他事業剛剛起步的時候,鹿子霖支使孤哀無助的田小娥引誘了他,并且巧妙地讓白嘉軒知道了這個秘密,這當然給了白嘉軒最沉重的打擊。白鹿原上的黑娃、田小娥以及白孝文均受到了白嘉軒的嚴肅懲罰,隨著小說情節的演進,受過懲處的人大多走上了墮落之路,黑娃當土匪,田小娥越來越不被社會所接納,白孝文也成了地地道道的敗家子。“這種簡單而野蠻的倫理態度和道德行為,正好說明了儒教頂多不過是一種準宗教而已,它還沒有真正宗教的那種徹底的博愛情懷,沒有那種對罪惡的極度敏感,沒有那種強烈感和深刻的懺悔感。”[10]

     

    如果白嘉軒身上所負載的儒家文化正反兩面均有所表現的話,那么在關中大儒朱先生身上,我們只會看到儒家知識分子的正面鏡象。朱先生為人師表,才高過人,卻與政治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他“自幼聰敏過人”卻拒不為官,以教書育人為己任,被白鹿人尊稱為“圣人”,儒家的教育綱要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他始終以此為做人標準。朱先生的一生具有義的性質,他參與禁煙運動,放糧賑災,編寫縣志意義深遠,投筆從戎共赴國難。除“義”之外,朱先生一生還求“和”。也許他相信儒家“君子以和為貴”這句治世名言,他曾說服巡撫退兵,化干戈為玉帛,使無辜生靈免遭涂炭,他始終追求的是人與人之間化解仇恨和平共生。小說中寫道他一生最怕見當兵的,先后見方巡撫和劉軍長,都希望他們脫掉軍裝,把槍放下。特別是當學生鹿兆鵬給他講述國共之事時,他也從“和”出發,說“我觀‘三民主義’和‘共產主義’大同小異,一家主張‘天下為公’一家倡揚‘天下為共’,既然兩家都以救國扶民為宗旨,合起來不就是‘天為公共’嗎?為啥合不到一起反倒弄得自相殘殺?”[11]

    先生及其白鹿書院,也成為了白鹿人的精神家園,因為在這里有“學為好人”式的教育?v觀朱先生的學生,其實沒有一個能如朱先生所愿的“學為好人”,大多走上了為各自心中的白鹿而奮斗的道路,盡管不少道路是朱先生所不贊同的,而真正“學為好人”的竟然是土匪出身的黑娃。小說在黑娃二度拜師這一節花了不少功夫,其實就是意在言說朱先生及白鹿書院的巨大感召力,從深層意義上講,陳忠實想道明儒家文化的合理成份的強大生命力。

    儒家文化以人物為載體,除了白嘉軒、朱先生等主要人物之外,白嘉軒的追隨者鹿三也深信仁義思想,其他人物均有不同程度的儒家文化精神的成份,這些文化成份或起到積極作用或起到消極作用,但它們總是在作品中閃爍著灼灼光色。

    三、民族秘史的構筑元素

    “小說被認為是一個民族的秘史”,這里的“秘”當解為隱秘,即隱藏在一個民族跌落起伏的歷史事件背后的民族文化心靈史。作品所構筑的民族文化秘史主要是從農村及農民生活入手的,但同時也描繪了勾心斗角的官場生活,你死我活的戰爭場面,文質彬彬的知識分子的生活,以及社會底層民眾的謀求生存的苦難歷程。小說正是通過上述種種視角的敘寫,犁開了民族秘史的深厚土層,將民族文化的多彩畫面呈現給讀者。除了前面討論過的儒家文化之外,佛文化、性文化、飲食文化、建筑文化、養生文化、中國哲學等等傳統文化的元素都蘊藏在關中這塊古老而神秘的土地中,它們被陳忠實置入二十世紀的社會歷史的時空里逐個審視,各種文化元素共同構建一部民族秘史,本論題僅選取其一兩例展開說明。

    《白鹿原》顯然是遵從了新寫實主義小說范式的,但在此前提下,作品又具有一定的魔幻性,讓讀者感悟現實世界的同時,去接近另一個幽暗而本真的生命世界。這不僅給作品平添了許多魔力,而且滲透出了不少文化精神。斯特曾說:“小說家能支配一切隱秘生活,他不應被剝奪這種特權。”[12]陳忠實大膽地行使了他的這種特權,從一個個夢幻境地到一次次鬼魂出沒,都能見到陳忠實對這一特權的創造性運用。

    夢作為人類的一種常見的心理現象,夢的神秘面紗始終沒有被古今中外的研究者真正揭開,陳忠實當然無須去做這種工作,但他卻利用了夢這種心理現象來敘說小說、塑造人物、傳遞文化體驗。白嘉軒有了為父遷墳的謀劃后,竟順理成章地做了一個關于父親沉在水中的夢,正是這夢給了遷墳以充分的理由,這至少表明包括白嘉軒在內的不少白鹿原民眾相信故去之人是可以給生者托夢的理論。在白靈之死的敘寫中,作者同樣借用了夢,白嘉軒、朱先生不約而同地夢見了白鹿,白嘉軒在次日雖然沒有從姐夫朱先生那里得到關于夢的肯定的答案,但他記住了這個異常而神秘的日子,以至于在這個奇異的夢過后的十幾年的一個春天,當幾個共產黨的干部來到他家,將一塊刻著“革命烈士”的牌子交給他,并告訴他不能告知白靈的確切死期時,他竟能斬釘截鐵地說:“陰歷十一月初七。”作者連連運用夢的虛幻性和神秘性,不僅要給小說插科打諢,更要從中言說白鹿原這塊古老土地上特有的異兆文化。這種文化現象常表現為突如其來的或不可抗拒的事到來之前,它往往給人們以先兆,也許事物的先兆與事物本身能一一對應,也許事物的先兆與事物本身風馬牛不相及,但是在白鹿原人們的文化心理中,答案卻是肯定的,有異兆必有事情要發生。其實,這種獨特的文化心理現象,源自于人們對世界認識的欠缺和對不可解釋的事物的神秘化。在生產力相對落后的歷史時期,小農經濟條件下的人們有許許多多難以解釋的生活現象以及對于生活的美好憧憬,當人們發現僅憑現有選的知識范圍難以解釋或實現時,便將其上升為神秘的精神幻覺和精神力量。

    與夢文化相類似的就是鬼魂文化。白嘉軒連續喪妻,往往是后房妻子被前房妻子的鬼魂嚇得半死,其原因大概是出自白家沒有善待所過門的妻子。另外,在《白鹿原》中,白嘉軒與田小娥的矛盾沖突具有發人深思的意義。白嘉軒以族長的至高無上多次懲治田小娥的不軌行為,而田小娥死后,竟然將鬼魂依附于白嘉軒的長工鹿三身上進行報復。不僅如此,白鹿原的天災人禍似乎均與田小娥或白鹿有關,白鹿原上疾病橫行,人們無法根治,究其原因竟在田小娥身上,而她早已被鹿三謀殺。這一次次的鬼魂出沒,其實傳達出一個信號:因果報應,生死輪回。當然,這屬于佛文化的范疇。

    我們知道,佛教在兩漢之際就傳入了中國內地和西部邊疆地區,從此中國的佛文化不斷發展,它與中國的儒家相滲透,從形式到內容上與儒家學融合貫通,佛儒一體。這具體到白鹿原社會中,即形成了以儒家倫理道德觀照下的佛教文化特色。白家將所娶回的妻子當作“窗戶紙”,死去了再糊上,白嘉軒以族長的威嚴,重懲田小娥的不軌,這都是儒家倫理道德范疇中的正,F象,但是事過之后,往往造成因果報應的結果。也許陳忠實本人并不一定認同佛教文化,但是為了真實記錄家族秘史,他以錯縱復雜的人物關系和曲折離奇的故事為載體,將白鹿原上佛文化加以真實再現。

    在宋話本《楊思溫燕山逢故人》中,鄭義曾說:“太平之世,人鬼相分,今日之世,人鬼相雜。”[13]白鹿原就處在一個亂世紛爭的環境當中,“人鬼相雜”鹿三鬼魂附體,洋相百出。其實這反映的是,在一個缺乏安全感和心靈慰藉的生存環境中,人們特質與精神飽受雙重煎熬的社會現象。這也許有迷信的夸張和歪曲,也許它并不合乎唯物主義,但是它卻能澄清一個不爭的事實:社會強烈動蕩之際,各種社會文化相互碰撞,生命個體舉步維艱!栋茁乖肪褪怯闷鎵、鬧鬼來分別傳達這塊神秘土地上的異兆文化和佛文化的。

    綜上所述,《白鹿原》是一部民族秘史,它有著豐富的文化內蘊,一部好的作品總是引領著讀者超越作品本身而去尋思些什么,《白鹿原》就是這樣將我們帶進中國二十世紀的社會歷史中,在飽覽了人物命運的千回百轉和故事情節的一波三折之后,讓我們不禁思索著白鹿原這深厚土地中埋藏著的文化精神?梢哉f《白鹿原》所折射出的文化內蘊,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中華民族的文化精神,因而它是一部民族的秘史,更是一部民族的文化史。

    參考文獻

    [1]W.C布斯(著).周憲等(譯).小說修辭學[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87:26.

    [2][3][4][5][6][9][11]陳忠實,白鹿原[C].人民文學出版社,2006.

    [7]白燁.史志意蘊•史詩風格[A].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部,《白鹿原》評論集[C],北京: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0:29.

    [8]唐云.覓我所失:論《白鹿原》評論集[C].北京: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0:23.

    [10]李建軍.蒼涼的憑吊:傳統倫理道德的鏡像與命運[A].華夏出版社.寧靜的豐收:陳忠實論[C].北京:北京華夏出版社,2000:150.

    [12]福斯特(著).方土人等(譯),小說美學經典三種[M].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1990:124.

    [13]馮夢龍.喻世明言[M].香港:古典文學出版社,1974:37.

    【作者簡介】陳雙,男,中共黨員,研究生學歷,西安市公安局臨潼分局科員。工作之余,愛好文學創作,撰寫并發表過多篇文章、調研材料等。

    >更多相關文章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地方新聞 | 國內新聞 | 國際新聞 | 社會與法 | 社會萬象 | 奇聞軼事 | 娛樂熱點 | 明星八卦 | 綜藝大觀 | 影視快訊 | 樓市資訊 | 地產要聞 | 地方特色 | 飲食健康 | 廚房百科
    車界動態 | 新車上市 | 購車指南 | 體壇要聞 | 籃球風云 | 國際足球 | 中國足球 | 投資理財 | 證券基金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地網,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中地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網站新聞爆料:924028811@qq.com  網站廣告投放(+86)0851-83809958  手機:15086320111   QQ:924028811   技術支持:貴州中地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備案標識貴公網安備52050202001312號     黔ICP備12003314號-3 


    中地網版權所有,未經許可,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 © 2015-2022
    www.jscafenett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无码二区三区粗大视频_无码中文字幕乱在线观看_亚洲日本va中文字幕区_亚洲日产中文字幕无码_大茄子自慰过程冒白浆AV_日本第一福利片在线观看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