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nqpug"><bdo id="nqpug"></bdo></i>
  • <blockquote id="nqpug"><wbr id="nqpug"></wb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nqpug"></blockquote>

  • 閑話北京

    作者:
    發布時間:2016-08-03 16:59:45
    來源: 嘉興日報
    原標題:閑話北京

    幾十年前,吾村出門多靠船,路程常以搖船衡量,上海三日,杭州一日,北京到底有多遠?有說搖船一年可到的,有說搖船半年能到的,小店里常常為此事吵架,就如爭論南京到底在浙江的南面還是北面一樣。吾族里有人考上了北京的大學,村里最有學問的“四眼烏珠”在小店里說:“北京個大學,必定是北京大學,要么是清華大學,北京只有這兩只大學!上了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就相當于中央干部!”我后來到北京,一住五六年,不敢去拜訪“相當于中央干部”的族人,不過總算曉得了北京的大學不止兩只,回來同“四眼烏珠”一說,他略帶生氣地說:“哎,北京這么大的地方,學堂當然多了,我難道不曉得么?另外的大學,不過是掛個名頭,其實全是中專!”

    北京確實大,我住了五六年,依然不辨東西南北,每到天安門,雖然曉得是面南的,感覺卻總是朝西的。母親看了,也說是朝西,回來同舅舅說:“皇宮是朝西的!”舅舅說:“朝西好,朝西好,西方屬金呀!到底是皇帝住的房子,同老百姓總管是不一樣的!”我住明光橋一年,總以為明光橋是東西向的,穿橋而過的學院路必是南北向的。有一次,朋友來,電話里說“我在明光橋北”,我說“你朝南走,我在橋南,我朝北走”,兩個人走著走著便遇到了。后來才曉得,學院路其實是東西向的,幸好兩個人都弄錯了。想那天下大事,有時往往也是錯成的。

    據老北京朋友說,北京人互相也看不起,皇城根下的問一個通州的:“您哪兒的?”通州的只飛快地說聲“東邊”,皇城根下的一聽,便說:“什么東邊兒?不就是那哪兒,通縣兒的!” 江南老人不曉得什么東邊西邊、三環四環,反正全看不習慣,曾有一熟識的老人說:“阿拉這里叫爸爸、姆媽,多少好聽!你看北京人,只叫‘爸’、‘媽’,只有一個字,叫兩個字都不舍得,真小氣!還有哩,外公、外婆多少好聽,北京人卻叫啥‘姥姥’‘姥爺’,難聽煞了。還有還有,餃子這種東西,阿拉這里最多當小點心吃吃,北京人卻當寶貝一樣吃,哎,真窮真窮!還有哩,人家問我哪里人?我說桐鄉縣,伊拉不曉得,我說大麻鎮,伊拉還不曉得,呵呵,北京人真木!”我到北京,前后兩次,確實也有不習慣的,第一不習慣者,則是住的小區,電梯里坐個人上班,專門幫你按樓層,你說上五樓,她幫你按五樓;你說到三樓,她幫你按三樓。我起初覺得不好意思,舉手之勞,何必擾人?便自己按了,惹得她不開心了好幾日。第二不習慣者,便是打車。北京打出租車,不比江南,在江南,比如上海、杭州,人只要到路邊一立,車子就飛快開到你的腳邊來。在北京,即使招了手,司機也未必看得見,看見了也未必停下來。北京吃飯亦然,江南館子店,叫聲服務員,一叫就靈,北京則不然,服務員多像廟里的菩薩,叫了往往不靈,叫得多了,反惹人家一臉不高興,弄得自己吃頓飯也吃得提心吊膽。有次朋友請客,許久不上一個菜,叫了老板,老板坐在柜臺里邊看電視邊說:“嫌慢兒?嫌慢兒,到別地兒吃去!”

    北京好像已經大到七環了,我則做夢望著再環下去,將江南也全圈了進去最好,只不知上海人、杭州人肯不肯?吾鄉大麻人想必是同我一樣望著的吧?我沒有方向感,也不辨身在幾環,不過照經驗大致可推,比如出了地鐵口,看見街上美女如云,如行山陰道上,應接不暇,則大約已在二環內了。三環多算命相面的,至少我原單位附近是如此,百步之內,常年坐著七八個神仙般的人物,算命的同老師、郎中、和尚、學者一樣,生著白胡子的生意最好,我曾問白胡子:“你算過自己的命么?”白胡子說:“當然算過了,我算過自己的命,就是一算命的。”吾鄉諺云“窮算命,富燒香”,算命的多,則附近沒錢的人想必也多,我每每路過,見著算命的生意好,倒頗尋著了一點自信。

    北京不像江南,顧亭林說江南士大夫“群居終日,言不及義”,江南女人亦然,北京則不然,兩個女人拄著掃帚在垃圾桶邊一立,也能聊上一個鐘頭的國家大事。北京人愛政治,不要說士大夫了,便是出租車師傅,不要說問了,有時你即使不問,他也能跟你聊出一車政治來。我初到北京,在小區樓道逢著個老太太,她仔細看了我幾眼便上樓去,我正待下樓,老太太又退回轉來,問:“您哪兒的?怎么沒瞧見過您?”我說南方的,她又問:“南方哪兒的呀?”我如實匯報了,她又問:“干什么的?暫住證辦了沒?沒辦,那可不行!”第二天又逢著,老太太又問:“暫時證辦了沒?還沒辦,得抓緊點兒!”當日下班回屋,便有人來敲門,開門一看,還是那老太太,老太太說:“您不是沒辦暫時證嗎?這不,我幫您把派出所的同志請來了,抓緊辦了好!”

    人心多有一個“北京夢”,于是有了所謂“北漂”,我見北漂的人倘若有了出息,似乎一律都說“當年租住地下室,吃方便面”如何如何艱苦云云。我常想王國維北漂,做了《肅霜滌場考》;郁達夫北漂,寫了《故都的秋》,應該也是租了地下室的緣故。我到北京,可惜“林妹妹,我來遲了”,好文章全被人家做完了,我倒真沒怪過王國維、郁達夫下手早,只怪自家當年沒租個地下室!

    >更多相關文章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地方新聞 | 國內新聞 | 國際新聞 | 社會與法 | 社會萬象 | 奇聞軼事 | 娛樂熱點 | 明星八卦 | 綜藝大觀 | 影視快訊 | 樓市資訊 | 地產要聞 | 地方特色 | 飲食健康 | 廚房百科
    車界動態 | 新車上市 | 購車指南 | 體壇要聞 | 籃球風云 | 國際足球 | 中國足球 | 投資理財 | 證券基金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地網,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中地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網站新聞爆料:924028811@qq.com  網站廣告投放(+86)0851-83809958  手機:15086320111   QQ:924028811   技術支持:貴州中地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備案標識貴公網安備52050202001312號     黔ICP備12003314號-3 


    中地網版權所有,未經許可,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 © 2015-2022
    www.jscafenett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无码二区三区粗大视频_无码中文字幕乱在线观看_亚洲日本va中文字幕区_亚洲日产中文字幕无码_大茄子自慰过程冒白浆AV_日本第一福利片在线观看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