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nqpug"><bdo id="nqpug"></bdo></i>
  • <blockquote id="nqpug"><wbr id="nqpug"></wb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nqpug"></blockquote>

  • 求證:貴州省作協副主席,駿馬獎得主是否抄襲?

    作者:
    發布時間:2016-06-28 13:48:55
    來源: 貴州會館

       這兩篇小說無論是整體的構思、情節編造、細節,甚至是涉及性描寫的部分,都像雙胞胎——怎么會是這樣!

        ◆《遙遠的哈拉吐魯克》(小說作者薩朗,男,1963年生人。新疆作協會員。此篇可見于紅袖添香;2006年;
    http://article.hongxiu.com/a/2006-3-9/1132025.shtml;作者博客http://wzslcs123.blog.163.com/blog/static/1160056312009489141393/

        “進山當伐木工嘍! 

        他不再去看那女的,卻能感受到她的存在。她早已和松脂的香味兒融為一體,帶著歡樂的生命向他涌來。噢,你這誘人的松脂香味兒!

        他不知道是留下還是離去。帶著松脂香味兒的眼睛火辣辣地看著他,
    就像一股激越的清泉。她那嬌小的鼻和紫紅色的唇急促地翕動起來,仿佛想說什么但最終什么也沒說。

        事后他想,如果當時自己不去避開那道向他射來的充滿誘惑的目光,不去假模假樣觀望窗外晃動的牛羊綠草松樹還有藍天的話,會發生些什么事呢?

        大師傅是個河南豁嘴,
    因為他總是不為吃飯發愁,所以肚子里的脂肪越積越多,竟然像一個身懷六甲的村婦。

        哇呀!他放喉向那女的喊道:你快來看那木房子,豁嘴他們正在做飯呢!

        她牽著韁繩,急急地走在老花牛的前面。頭上裹著粉紅色的碎花圍巾,臉上紅樸樸地像空氣中釋放著熱氣。

        他常常懷念在那女的家里發生的事。那女的有個老奶奶……那天,那個很老很老的老奶奶為他煮了一鍋風干羊肉,還給他喝了她家自釀的奶酒。……老奶奶坐在一個角落,手持佛珠,樹皮般的臉上綻開了難得的笑容。她慈祥地看著女兒,看著看著不禁老淚縱橫。
    ……他飛快地對那女的說我要走啦我要走啦,然后就向門外沖去。幾條牧羊犬狂吠著朝他撲過去,卻被那個很老很老的老媽媽用嘶啞的聲音喝住了。百歲老人緊閉雙目,手持五彩佛珠,翕動著干癟的唇從斷牙里發出一長串誰也聽不懂的咒語。牧羊犬們被像是中了魔法似的紛紛伏倒在老人腳下。而他卻被一股無形的力推著飛也似地逃離了石屋。

        頭兒死啦。……頭兒一去不歸。直到有一天邊防派出所的兩警察拿著一張大照片走進木屋時,他才知道頭兒死了。照片上的人腦袋摔得稀巴爛別提有多慘了。真想不出平日驕橫跋扈的頭兒竟落得這般下場。全體漢子全都伸著舌頭,眼睛震得跟銅鈴似的。

        警察說……頭兒頓時亂了步伐,生生從崖上掉了下去。對方為此還向中國提出嚴重抗議呢。警察臨走時威脅他們說,……邊防警察剛走,森林警察和公安局的又來了一大堆人。說是他們整個采伐過程未經任何部門批準全是違法的。……全體漢子沒一個難過的,都高高興興地唱著歌兒該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只有他悄悄哭了一場。憑心而論,頭兒對他是有恩的。 

        自從送那個女的回來以后,他就成了漢子們消遣解悶的對象。漢子們常把他圍起來逗樂:那女的身子白么?嫩么?奶子大么?軟么?他們逼他回答,非要他承認有那么一檔子事兒不可。只要他稍加反抗就會有人過來打他的耳光或者踢他一腳,反正他是打不過他們的。他像一只沒有尾巴的小松鼠,被同類拋棄在灰暗孤獨的角落里,黯然地用淚水洗刷屈辱的心靈。

        日你奶奶的!有一次他鼓足勇氣罵道。漢子們立刻哄笑起來。一個滿臉長著疥瘡的家伙說:嘿!瞧他那模樣兒,還不知是不是那婊子的個兒。嗨,小子們,扒下他的褲子看看那玩意兒到底有多大!于是,漢子們一哄而上,按腿的按胳膊的,脫褲子扒褲衩的,頃刻就爆發出一陣開心的狂笑。

        瞧!瞧!瞧!他們喊著。

        玩笑開大啦。往后發生的事情他就記不起來了。他只記得從地上爬起來后日你奶奶的直直一頭往一個漢子身上撞去,那漢子大叫一聲仰天跌進卡拉河湍急的水中。只見他在浪尖上翻了幾翻就不見影了。

        這事發生的太突然,全體漢子一時被驚得不知所措。他們木樁似的齊刷刷呆立在那里,直到河南豁嘴突然大喊救命呀才緩過神來,瞬間其他漢子也跟著大喊救命呀就去追落水者去了。

        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了。他愣愣地望著漢子們遠去的背景,他忽然發現自己的身上沾滿松脂香味兒,一陣風吹來,松脂味兒頓時散去。突然一種恐懼感深深地攫住了他的心。那人一定死了,我成了殺人犯,他們回來一定不會放過我的。他腦子里飛快地盤算著狂想著。

        依然是那座長滿青草的小山包,依然是那片肥綠的草場,依然是那排小小的石屋,松林雪山藍天白云,跟那天見到的一模一樣?墒悄菨饬业乃芍阄稕]了,那裊裊升起的炊煙沒了,還有四處游蕩的牛和羊也有沒了。都消失的無影無蹤,整個草場空蕩蕩的安靜極了。他的心急促跳動起來,仿佛有什么東西在猛烈沖撞著他。他有些暈眩,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他第一次感覺到高山反應竟如此強烈。

        他來不及多想便甩開腳丫子向石屋奔去。

        石屋被一層淡淡的云霧籠罩著,一幅年久失修的破敗景象。松枝柵欄內昔日新鮮潮濕的羊糞早已被一片嫩綠的青草吞沒。屋內晦暗陰森沒有一絲生命的氣息。原先四壁精美的飾品都不翼而飛,只有斑駁的石壁往外滲著黑水珠,地面泥濘不堪。一切都表明,這排石屋至少已經有一個世紀以上的時間處于獨自沉睡狀態之中!

        他永遠也不會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他大聲喊那女的,回答他的依然是空蕩蕩的石屋空蕩蕩的森林和空蕩蕩的草地……

        那女的走了。永遠地走了。

        他倒在草地上仰天大笑。笑完之后又凄凄慘慘地哀號起來。

        那女的除了留給他一只特大號鐵碗,什么都帶走了。那只大鐵碗端端正正地放在他睡過覺的炕頭上。

        


        ……

        ◆《港灣》(小說,作者趙朝龍;貴州省作協副主席,駿馬獎得主,省管專家,《貴州作家》主編)
        原放博客;最新來源:貴州作家微信號gzzjwx 

        ……事后他想,如果當時他不慌忙避開那道向他射來的充滿誘惑的目光,不去假模假樣觀望窗外的陽光和白云,會發生些什么呢?

        當時,他一直盯著窗外,望著山崖上的松柏和浮在江面上的那朵白云和那跳動的陽光……他的心漸漸平靜了。他飛快地掀開被子蹬上褲子,對甜妮說“我要走啦”就頭也不回地朝門外沖去。幾條狗狂叫著向他撲來,被那個很老很老的老婦人用嘶啞的聲音喝住了。老婦人緊閉雙目,手持念珠,翕動著干癟的唇從斷牙里發出一長串誰也聽不懂的咒
    語.狗們像是中了魔法似的紛紛伏倒在老婦人腳下,而他卻被一股無形的力推著飛也似地逃離了那座石屋。

        [u] 從娘娘崖回來以后,他就成了漢子們消遣的對象。漢子們常把他圍起來逗樂:那女的身子白么?嫩么?奶子大么?軟么?”他們逼他回答,非要他承認有那么一檔子事兒。只要他稍加反抗就會有人過來打他的耳光或者踢他一腳,反正他是打不過他們的。他像一只沒有尾巴的小松鼠角落里,黯然地用淚水洗刷屈辱的心靈。

        “日你媽的!”
    有一次他鼓足勇氣說。漢子們立刻哄笑起來;碜旌趯氄f:“嘿!瞧那模樣兒,還不知是不是那婊子的個兒。嗨,大伙扒下他的褲子看看那玩意兒到底有多大!”于是漢子們立刻沖上來按腿按胳膊的,脫褲子扒褲衩子的,頃刻爆發出一陣開心的狂笑。“瞧!瞧!瞧!”他們喊著。

        往后發生的事情他就記不清了。他只記得他從地上爬起來后就日你媽的罵著直直一頭往黑寶身上撞去-黑寶大叫一聲仰天跌下坎滾進了湍急的江水。

        這一舉動使全體漢于驚得不知所措。他們木樁似的齊刷刷地呆立在那里,看著從江里掙扎上岸水淋淋的黑寶。老水鬼從破廟那邊來,重重的一拳落在他的肩膀上:“小子,中!像你爹!”

        老水鬼是在黑寶被他撞進江里那天夜里死的。

        那天吃過晚飯,老水鬼叼著煙在江邊徘徊了好一陣,在太陽落山的時候,就沿著江岸那條纖路,向娘娘崖走了去。他知道老水鬼去娘娘崖準是打那母女倆的主意,就鬼使抻差地一聲不響地悄悄地跟了去。

        老水鬼一去不回,直到第二天下午兩個民警拿著一張大照片進破廟時,人們才知道老水鬼死了,照片上的人,腦袋,手腳被撕咬得面目全非,喉嚨管也被咬斷了,看得出是狗咬的痕跡。真想不出平日驕橫跋扈的老水鬼竟落得如此下場,漢子們全都伸著舌頭目瞪口呆。

        民警說,老水鬼夜里去石屋偷東西,被狗追咬,倉皇中跌了崖。

        民警還說,這片原始森林是國家的自然風景區,嚴禁伐木燒炭.就此解散燒炭隊。

        民警臨走時威脅說,今后誰再敢到這地方伐木燒炭,一經發現統統送交縣公安局。

        老水鬼就埋在破廟旁的土坡上,埋老水鬼時,全體漢子沒有—個難過的,分了賣炭得來的錢,都高高興興地唱著歌兒走了。

        只有他暗地哭了一場。

        ……娘也跟著進屋,喊住他,一本正經地對他說:“今天下午五公來過,他是來給你提親的。姑娘是田家灣的,長得端莊秀麗。娘已經答應了這門親事,姑娘明天來對門戶。”他什么也沒有說,便進了自己的臥室。關門時,他看見娘還怔怔地坐在爹的靈牌位前,那神情顯得有些不安。

        這一夜,他翻來覆去睡不著。他總是想起那紅點子,總是聞到那誘人的松脂香睬兒,總是想到老水鬼的死和爹墳前的那雙布鞋。

        到九龍鎮,他改坐了船。船是去雷公灘拉術材的,途經娘娘崖。船到娘娘崖時,太陽已經偏西。盡管有陽光,凜冽的江風拂面而來.還是讓人寒意侵心。

        依然是那堵崖,依然是那個野碼頭,依然是那片竹林,依然是那石院壩和石屋。跟那天見到的一模一樣?墒悄茄U裊上升的炊煙沒了,那羊那雞那鴨那狗們沒了……整個石屋空蕩蕩的靜極了。他心里格登了一下,仿佛有什么東西在劇烈沖撞著他。一陣暈眩,一陣惡心,一陣憨悶,汗水和淚水交織在一起。他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他第一次感覺自己對江的反應竟是如此的強烈。

        來不及多想便跳下船甩開步子向石屋奔去。

        石屋前后左右被打掃得千干凈凈,石院壩邊竹林里潮濕空蕩,冷冰陰森,沒有一絲生命的信息。原先四壁精美的裝飾品都不翼而飛.只有斑駁的四壁往外滲著黑水珠,地面被刷出無數條蛇形微溪……一切都表明這石屋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人住了。

        他永遠不會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他大聲喊:“甜妮!”回答他的依然是空蕩蕩的石屋空蕩蕩的院壩空蕩蕩的竹林……

        甜妮走了。永遠地走了。

        他倒在竹林邊的草坪里仰天哈哈大笑.笑完之后又凄凄慘慘地哀號起來。


         甜妮除了留給他一條綠色的紗巾和一只土碗之外,什么都帶走了。那綠紗巾疊著,端端正正地放在石桌上,土碗放在紗巾旁邊,洗得千干凈凈。他認得,土碗是他那次來盛羊肉的那只,紗巾是甜妮那天早晨披的那條。他淚眼汪汪地望著綠紗巾和土碗,想著去那個誰也不愿去的地方。盡管老水鬼是被狗們咬死的,盡管他是為了救甜妮,如果不因他,狗們是追不上老水鬼的,老水鬼也不會墜崖。他想,他該去看看老水鬼,老水鬼的墳就埋在娘娘山的古廟邊,而后去那個誰也不愿去的地方,把老水鬼的死說個清楚。

        他擦干眼淚顫抖著雙手捧著綠紗巾和土碗走出石屋,走過院壩,走進竹林,向著娘娘山的古廟走去。

        在老水鬼的墳前焚了香化了紙磕了頭,他在江邊的一塊石頭上坐下來,學著他爹生前的樣,雙手摟抱著膝蓋,怔怔地凝望著流動的烏江。江面上籠罩著濃濃的霧,那霧,讓人永遠也看不透。

        ——兩篇小說較長;小說篇名加作者名,可在網上查閱到。

        ···················

    >更多相關文章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地方新聞 | 國內新聞 | 國際新聞 | 社會與法 | 社會萬象 | 奇聞軼事 | 娛樂熱點 | 明星八卦 | 綜藝大觀 | 影視快訊 | 樓市資訊 | 地產要聞 | 地方特色 | 飲食健康 | 廚房百科
    車界動態 | 新車上市 | 購車指南 | 體壇要聞 | 籃球風云 | 國際足球 | 中國足球 | 投資理財 | 證券基金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貴州中地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中地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網站新聞爆料:924028811@qq.com  網站廣告投放(+86)0857-8332908  QQ:924028811   技術支持:易淘天下
    備案標識貴公網安備52050202001312號     黔ICP備12003314號-3 


    中地網版權所有,未經許可,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 © 2015-2020
    www.jscafenett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无码二区三区粗大视频_无码中文字幕乱在线观看_亚洲日本va中文字幕区_亚洲日产中文字幕无码_大茄子自慰过程冒白浆AV_日本第一福利片在线观看中文